乐配资

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
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遗落的公主与圆桌骑士 短篇 不走运的辛辣恋爱

    网译版 转自 乙女浮世绘

    翻译:遗落的汉化组

    蕾蒂丝雅·L·克鲁赛尔放学之后就会不绕路直接回家。

    但是念意大利普通高中的蕾蒂,就算回来也没有会说『欢迎回家』的家人。因为是单亲家庭,母亲也在她小时候就去世了。虽然有一个弟弟,但是现在因为留学正在遥远的异国之地。

    「明明没有在留学,却是留学生的感觉。」

    曾经对担心她一个人生活的『亲切的巡警』这样说过。

    这份『留学生的感觉』本应该持续到弟弟回来的。

    「……我回来了。」

    蕾蒂一打开玄关锁进屋,就从四个地方传出了欢迎回来的声音。只是一听到这个声音,心情不好的程度就会增加一层。

    「学校怎么样?要是有看不惯的人在,去杀了他也没问题哦。」

    「回家的时候有没有被跟踪,跟你说过要用路上停车的反光镜确认的吧。晃晃悠悠地走会死的哦!」

    「喂喂,用望远镜偷窥可不是什么好兴趣啊。」

    「用观测器的话……就可以了吗……」

    四个男人一个接一个地说著。握著书包的手,不断颤抖。

    「好烦啊!安静点!」

    这帮黑社会!蕾蒂叫喊著。

    无视耸著肩膀说著“好可怕好可怕”的四个人,蕾蒂走进自己的房间。用力关上门,从里面反锁上。

    「……把我的,寂静的留学生活还回来……!」

    像拍击一样把书包扔到床上,试著发泄气愤的心情。

    事情从一个月前开始。

    突然被诱拐的蕾蒂,做好了已经没救了的觉悟。但是在目的地,从黑社会老大的两个儿子那里听来的事情非常不得了。

    他们分别自称是弗莱德海姆和古多。

    「蕾蒂丝雅,你是黑社会老大和情人生的女儿。」

    自称长兄的弗莱德海姆的第一句话,就让蕾蒂怀疑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「因为尊重你母亲的遗言『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做黑社会,只想让她做一般人长大』,所以我们家族至今都完全没有接触你们姐弟。但是情况有变。」

    二哥古多接著弗莱德海姆的说明往下说。

    「以我和弗莱德海姆争夺老大为开端,现在家族变成了一分为二的状态。这样下去会造成内部斗争。因此为了回避内部斗争,作为老大的父亲指明你为下一任老大。」

    蕾蒂说著,谁会信啊!用喝的茶泼了自称兄长的两人。一下子诱拐人,说让她做黑社会的老大?开什么玩笑。

    「……跟黑社会对抗,真有胆量。」

    「被诱拐的时候就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。现在用茶泼黑社会大骂开什么玩笑这种的程度,有什么啊。」

    被蕾蒂瞪视,弗莱德海姆没有生气,没有失去游刃有余的态度。因为滴落的茶水滴的原因,形象还差了点。

    「我们也是,有一个作为一般市民的妹妹,突然要做黑社会老大,我们也觉得很痛苦。所以,我想向你提出一个条件。」

    这怎么想都是对黑社会有利的条件。

    「——要是不想当黑社会的老大的话,先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黑社会再说吧。」

    但是蕾蒂能做的只有接受。

    「蕾蒂,开始练习匕首了哦。」

    和敲门声一同进入房间叫蕾蒂的是路德格。

    那一天,接受了成为独当一面的黑社会的训练之后,准备好了四个『教练』。

    这个一看就是软派的意大利男人路德格,特别擅长近身战——匕首战,现在正在教蕾蒂匕首的基础。

    「哦,匕首的使用变熟练了。好怀念你把冲锋枪叫成是机关枪的时候。」

    匕首的练习每天都在认真进行。

    蕾蒂把分成六份的苹果最后的碎片打落到放入盐水的大盘子里。

    「好,结束了。」

    蕾蒂把盐水腌过的苹果摆在盘子里,拿给路德格看。虽说是苹果,却是被切得很纤细,与其说是用来吃,不如说是用来观赏的。

    「吸收很快啊。能到这个地步,差不多该升级了。」

    路德格伸出手打算吃的时候,蕾蒂洁白的手毫不犹豫地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「还不能吃。先拍照。」

    蕾蒂拿出手机电话打开相机拍到够,然后才说好了,向对狗打出招呼一样打出信号。

    听到好了的路德格含了一口苹果,拿给窝在客厅里的其他教练。

    「啊,不行。因为腌在盐水里防止变色的缘故,所以稍微有点咸,越是做细小的装饰,越是觉得嘴里刺刺的。切出来的装饰品不适合吃。」

    路德格在后面发牢骚说果然还是普通地剥最好了,蕾蒂冷言冷语地说这也没办法吧。

    「是你说要做的吧。」

    「总之要适应匕首这是最合适的。大多都是要从令人感觉到有点可怕的地方开始。要用本能去理解不能用指尖碰刀刃。」

    路德格把苹果放在客厅的桌子上,其他三个教练表现出称赞或是普通的各种反应。

    无视一切,蕾蒂看著嘴巴不断咀嚼的路路德格。

    「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吧。我现在就要出门了。」

    「诶?和朋友有约?」

    「……和『亲切的巡警』约定要吃饭。」

    跑出去的蕾蒂,怎么看都是鼓足干劲地穿著约会衣服的样子。

    『亲切的巡警』杜克·巴尔黑德从半年前开始小小的乐趣就增加了。

    以每月一两次的频率和比自己年纪小的少女吃饭,是对内心的治愈。

    美丽的金发青灰色的眼,和有著比电影中的女演员还要楚楚可怜的姿容的美少女说话,感觉明天开始就会有好事情发生,白白有种想要和各种人握手的感觉。

    最初看她这么漂亮,所以杜克警戒著以为她绝对在性格方面有缺点,但是在见了几次面说话的期间,感觉想感谢把她好好养育大的双亲——早就已经不在了——所以只好感谢神明大人。

    和看起来不一样,相当强势,但是很温柔。不仅聪明,而且从侧面看世界这点,让比她大六岁的杜克看来反而像孩子一样让人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「……杜克!」

    先一步到等待地点的蕾蒂,一看到他的脸就露出笑容。每次每次都接受邀请,也就是期待一下也可以吧,杜克这么想。

    「手指,受伤了吗?」

    蕾蒂拿著包的手贴著一个创可贴,杜克看起来非常显眼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没关系。最近开始了料理的练习。那个时候稍微……」

    蕾蒂说著对了,拿出手机给他看画面。

    准备好不管出现什么画面都夸奖的杜克,看到蕾蒂切的装饰苹果的画面吃了一惊。似乎料理的练习是相当认真的。

    「好厉害啊。能做到这种事情的话,手段不是已经和厨师一样了吗?」

    「还只是适应菜刀的阶段。关键的料理完全不行。」

    在蕾蒂来说,这不是谦虚是相当实际的。所以这里不应该说没有这回事,而是往说期待将来的方向说。

    「要是变熟练了要告诉我哦。」

    「是呢,到了那时候……那个,你可以来确认哦。」

    对杜克来说,至今赖在探索和蕾蒂的距离感。因为一步一步,一边确认这样是否可以一边接近,持续保持著让人会心一笑的程度。总是应该能断言是朋友的。

    看著他们对话的花店少年以似乎说著『又不是十三四岁的情侣了』的视线目送他们,两人朝店里走去。

    「工作加油啊,巡警先生。」

    快乐的吃饭结束之后,回去时候蕾蒂的话总是这样。

    杜克回答“加油学习”,目送蕾蒂乘上的公交出发。

    (还是一如既往,可爱的孩子啊……)

    得到了总有一天吃到她亲手料理的约定,又向前走了一步吧。保持著愉快心情的时候,开始收店的花店红发少年阿斯翠德向他搭话了。

    「……『巡警先生』,我觉得差不多该说了吧。」

    「什么?」

    因为从这个花店买了好几次送给蕾蒂的花,所以和阿斯翠德认识。

    「说你不是罗马的巡警先生,实际上是从士官学校以首席毕业的军警超级精英,预定最后会进入特殊部队的GIS,会比较好。」

    杜克因为本应隐藏的职业暴露了,感到动摇了。军警制服样子的时候,应该没有和阿斯翠德见过才对。

    「听谁说的!?」

    「亲切的人告诉我的。」

    「你该不会是黑社会吧!?应该洗手不干了吧!?」

    花店的少年阿斯翠德,虽然在这附近悠闲卖花生活,但是曾经有著俄罗斯黑社会的背景。

    虽然脱离黑社会付出了凄惨的制裁,但是受到凄惨遭遇的不是阿斯翠德而是制裁者。因为一直早到太过分的回击,那个俄罗斯黑社会默认了阿斯翠德的脱离。

    「听附近的夫人们说了。小杜克什么时候出世啊,这样。」

    「可恶,意大利最强的间谍……!」

    无法欺骗附近的夫人们。肯定被看到了穿军警制服时的样子吧。

    「那,果然要成为恋人不能有隐瞒的事情吧。」

    巡警先生是说谎吧?对比自己年龄小的阿斯翠德的教诲,杜克嘟囔著“嗯”。

    「……就算是我,这点也知道。」

    和蕾蒂是在半年前相遇的。在被看上去像黑社会的人纠缠的时候帮了她,之后就开始交流了。

    让人以为是哪里的大小姐的蕾蒂,那个时候就明确告诉了杜克。

    ——我,讨厌暴力的人。

    那些话,是对纠缠自己的男人说的。但是属于军警的自己是否算入『暴力』中也是个迷。

    结果,告诉她自己的职业是『罗马的巡警』,这样虽然不是说谎也不是实话的说法。

    「不早说,就不好挽回了。」

    正如阿斯翠德所说,至今为止似乎都是在骗人。

    「明天……编个理由给她打电话吧。」

    「诶?你们是没有理由就不能打电话的关系吗?都追求她半年了。」

    被说了扎心的话,杜克垂下头。

    蕾蒂的心情高涨起来。虽然今天黑社会的四个人还和平常一样坐在家里,但是昨天遇到了好事。和巡警先生杜克做了总有一天来让他吃亲手料理的约定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本意,但是做出这个契机的是作为教练的路德格。明明是黑手党,偶尔也会派上用场,所以对他们抱有宽大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想著昨天的事情望著苹果的画面的时候,手机上来了来电通知。

    对方,是登录之后就一次都没通话过杜克。一边紧张著,按下通话键,对著电话说“喂”。

    「今天,没事吧?」

    「嗯,没事。发生了什么吗?」

    「昨天去的店里,似乎有人落下耳环了。店主让我问带来的小姐,是不是她的,要确认一下吗?」

    电话的内容似乎只是正当事情。

    算了,也就是这样吧,稍微有点失望,蕾蒂站起来打开抽屉。

    「那个……稍等下,我想应该两边都摘下来了……」

    确认了首饰盒里放著昨天戴的两个耳环,回答说没问题的时候,会后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「喂,有没有不用的布?」

    「毛巾容易粘毛,不适合打磨呢。」

    是她的教练亚历山大和路德格的声音。

    告知没关系的蕾蒂的声音被盖过去,传到了电话那头的杜克那里。

    「……刚才,是谁?听说你一个人住,是朋友吗?」

    「那些人是哥哥的朋友!落下的东西似乎不是我的!再见!」

    蕾蒂慌忙切断电话。然后就那样关机了。即使重新打过来,也想不出什么不会不自然的借口。

    「——你们啊……」

    蕾蒂向亚历山大他们投去几乎凭瞪时就能杀人强度的视线。

    刚才,绝对被误会了。让他以为自己是会带男人回家的女人了。自己是多么小心行动的,背后的两个男人绝对不会理解。

    「不敢相信!你们给我记著!有一天绝对会让你们哭的!」

    「哦哦,好可怕。」

    亚历山大用绝对没有那么想的话,说来捉弄蕾蒂。

    但是蕾蒂对此没有反应,抱著头说“啊,怎么办才好啊”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杜克呆呆地握著手机。

    「……刚才是……」

    但是也没有了重新打的勇气。

    今天的训练是由专门负责枪火的亚历山大负责。

    蕾蒂蒙上眼睛,站在桌子前。桌子上放著分解了的突击步枪的配件。

    「蒙眼组装。五秒内完成。——准备,开始!」

    和亚历山大的声音同时,蕾蒂的手开始动起来。豪不迷惘地把配件拿在手里,以鲜明的顺序开始组装。装上最后的部件,大约用了3秒。

    「……真没意思,合格。」

    「那把眼罩去掉也可以了吧。」

    蕾蒂还是一如既往地吸收快到恐怖。而且明明不想做,却能做到,是真正有才能的人。一边感慨著,她真的能成为黑社会的老大,亚历山大看著正在和眼罩艰难战斗的蕾蒂。

    (怎么说,这么……看著的话……)

    男人的话是理所当然的吧,亚历山大按照本能伸出手。

    「呀啊啊啊啊啊!?干什么,变态!!」

    蕾蒂的悲鸣在家里扩散。

    正好,来见蕾蒂的两位兄长,在玄关碰面,朝发出声音的地方全力跑去。

    「蕾蒂丝雅!!」

    「没事吧!?」

    带著眼罩双手抱著自己的身体,跟亚历山大拉开距离的蕾蒂,和笑眯眯看著的亚历山大。

    不会吧,大哥弗莱德海姆向保护她一样站在蕾蒂面前。

    「只是稍微碰到一点吧!?穿著衣服吧!?拜托了请你这么说吧!」

    「啊,的确只是稍微碰到一点。」

    「亚历山大!明明是教练,你在做什么!!」

    「好烦啊,眼前有个蒙著眼的人,不由得伸手了而已吧。面对没有防备的人会发痒不是男人的本能吗。」

    对于亚历山大的『变态行为』,弗莱德海姆张大嘴。

    这时候,二哥古多摘掉了蕾蒂的眼罩。

    「……那是坏小子的本能。」

    「或许吧。成熟的少爷们无法理解啊。」

    哈哈哈愉快地笑著的亚历山大的表情,没有道歉的样子。

    相对的,蕾蒂用疲惫的声音对帮她摘掉眼罩的古多道谢。

    「得救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没事就好。但是……」

    看起来冷静地看著这个状况的古多站起来。然后从上衣中拿出备用的手枪,指向亚历山大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「要杀你的理由很充足吧。蕾蒂丝雅,想要怎么杀了他?」

    「不不不,等下古多!你比我更适合黑社会啊,喂!」

    变态行为就算了,只是稍稍的恶作剧。杀了他就太过了吧。

    「现在还没有杀的必要。要是引发了似乎要进入迷宫的事件的话,会把这个男人的头发放到现场的。已经预定到了四个人的头发了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真是相当有头脑的报复计划啊,我的妹妹……」

    弗莱德海姆没有恐怖地向蕾蒂询问『难道说我和古多的份也有?』。说当然的几率更高吧。

    「那么,彼此争夺继承者位置的兄长大人,友好地来到敌人家里有何贵干?」

    「来看看黑社会教育的进展程度。已经在做蒙眼组装了啊。比想象的进展快。」

    古多无言地对弗莱德海姆的话点点头。

    亚历山大不断敲击著桌上组装好的抢。

    「作为教练,给你才能有的多余的评价吧。」

    「那份才能我未来打算用在做把黑社会关进监狱的检察官身上的。」

    蕾蒂的话,应该能轻易成为检察官吧。

    在场的黑社会们想象著不远的未来,露出“呜哇……”的讨厌的脸色。

    「对了,难得的机会我可以问问你们的意见吗?」

    看著两个哥哥,蕾蒂注意到了某件事。对了,这两个人不是和杜克差不多的年龄吗。

    「……那个,对于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人,说一个人住……」

    弗莱德海姆在『诶?这难道是恋爱商谈?』动摇的时候,古多淡淡地催促著她继续。

    「打电话的时候,明明应该一个人住的对方的手机里听到多个男人的声音。……被辩解说是哥哥的朋友来了,这样能相信吗?」

    「相信。」

    「等下蕾蒂丝雅,不要相信古多天然迟钝的发言!绝对是我的思考回路比较接近一般的成年男子。」

    一般来说那样的借口绝对不会相信,弗莱德海姆慌忙说。

    「……果然,不会信吧。」

    「一般会怀疑花心吧。我的话绝对会去确认的。」

    「确认……」

    那就不好了,蕾蒂背上发冷。要是被看到黑手党到处乱转的家里的话……

    和巡警杜克的关系就全完了。

    「对方是什么人?」

    「罗马的巡警先生。在被奇怪的男人纠缠的时候他帮了我。那之后,一直照顾一个人住的我的好人哦。」

    怎么不好偏偏是经常啊,弗莱德海姆露出讨厌的表情。对以检察官为目标的蕾蒂来说,的确相配吧。

    「……那么,就以此为机会分手比较好。」

    一个人以冷静的声音回应的是古多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?」

    「你是黑社会老大的女儿。而且现在还卷入了继承者的争夺,是下一任老大最有力的候补。那样的你要跟警察官交往?」

    「我才不会做什么黑社会。我会做检察官的。」

    「就算做不了,事实也是事实。……换个说法吧。那个警察官跟黑社会老大的女儿交往。事实被揭露了的话,就会失业吧。」

    蕾蒂认为自己是一般人。将来要做检察官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黑社会在家里出入也是事实。还有和黑社会老大有血缘关系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蕾蒂会被认为是一般人,还是和黑社会有关系的人……其他人会判断是那一边,蕾蒂痛彻地明白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「……现在立刻给我回去!!」

    听起来像是发怒一样就好了,蕾蒂想。对,在发怒呢。好像要哭了一样什么的,绝对没有那回事。

    蕾蒂就这么背对大家,走进自己的房间,大力关上门。

    「所以说,在你做出无法挽回的伤之前,不要见面比较好……」

    留下来的古多继续说的话,没有传递给进入房间的蕾蒂。

    弗莱德海姆同情著笨拙的弟弟,和处在可怜立场上的妹妹两方。

    「你的温柔真难理解。嗯嗯,我倒是理解。」

    古多担心著妹妹蕾蒂说了不要再见面。在蕾蒂听起来只是很痛苦的话吧。

    「好,这里就由我来想办法吧。让你看看我可靠的地方。」

    但是那种话在五分钟之后就被证伪了。得意洋洋地进入蕾蒂房间的弗莱德海姆,很抱歉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「啊,对不起,好像惹她生气了……失败了。」

    等在走廊里的古多,接到弗莱德海姆的报告之后嘟囔说“是吗”。

    「让你久等了,对不起!不要用那样冰冷轻蔑的眼神像是说去死一样看著我!你的脸有和蕾蒂丝雅一样的美人压力,真的很恐怖啊!」

    对不起——!弗莱德海姆不像话的声音在走廊响起。

    今天蕾蒂的训练,是全盘接受卡尔海因兹的讲座。

    蕾蒂默默一直写著题为『南意大利历史和黑社会』的报告,她指尖编织出来的意大利语变得比平时更粗暴。原因是知道的,昨天和两位哥哥的吵架还没有收尾。

    「好,做好了。拿去。」

    卡尔海因兹接过蕾蒂递过来的报告,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……嗯,不愧是你做出来的。配资公司 黑社会,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通过讲座教给你的了。」

    「只有你的讲课,比学校的历史课还有用。」

    一边说著那就好,卡尔海因兹一边看著粗暴的文字。

    「真是把感情原原本本表达出来的文字和内容。混杂著对黑社会相当痛彻的批判。——昨天的愤怒还没有平息吗?」

    你已经不是一般人了,而是黑社会。昨晚这个事实被尖锐地指出。

    蕾蒂的愤怒不是对两位哥哥的,而是对无法改变的现实。

    「对于你来说或许认为是突然多了哥哥,但是对于那两个人来说你是从小时候就分开的妹妹。虽然一直说是后继者的竞争对手,真心其实是疼爱你到不行的。」

    卡尔海因兹从胸前口袋里拿出笔记本,打开某一页。

    「这是被两人拜托,偷偷在你五岁时候拍的。他们很擅长忍耐,按要求看著照片忍耐著,一次都没有去见过你。」

    那里拍出来的是蕾蒂五岁的时候。正如所说是偷偷拍的一样,没有正面。

    「……我还不是,有哥哥的照片。」

    蕾蒂站起来,从上锁的抽屉里拿出信封。

    那里出现的照片,是幼小时候的弗莱德海姆和古多,蕾蒂三个人。

    「它混在母亲的遗物里。分开的时候还很小,我没有留下哥哥的记忆,但是多亏了这些照片,预想到了会有哥哥。」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会在没有记忆的时候分开的两个哥哥。

    蕾蒂从很早开始,就对自己是否有麻烦的出身有了预想。以为恐怕是谁的情人的孩子,没想到是黑社会的孩子。

    「这是我们的漏洞。这样能成为证据的东西,是打算完全不会递到你们手上的……」

    「没关系。正是因为有这个,两个哥哥出现的时候,才能马上就接受了状况。」

    之后没有拜托在远地留学中的弟弟回来,而是能警告他暂时不要回来。被卷入这样的事中的,只有自己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「……那么能接受他们对分开这么长时间的妹妹,也不知道如果接触才好这件事吗?一句担心的话,都不能好好传递出来。」

    这话昨天就听弗莱德海姆说了。古多因为担心,所以说不要再和巡警先生见面了。

    「所以,要是他们感觉抱歉来道歉的时候,能原谅他们吗?」

    对卡尔海因兹的提案,蕾蒂默许了。

    她还不是,连一个原谅的话都不能好好说出来,是个初次和人做兄妹的人。

    从两位哥哥那里,作为道歉得到了坐落在罗马近郊的大型游乐园『星光魔法冒险乐园』的双人票,她马上自己邀请杜克在一起休息的时候要不要一起去。

    长子弗莱德海姆的『用快乐的回忆全都糊弄过去吧!』。

    次子古多的『要是没有见不得人的事的话就堂堂正正比较好,加油』。

    蕾蒂接受这两个建议,做出『没有做过任何见不得人的事,所以做出快乐的回忆各种糊弄过去吧』这样的作战方案。

    但是,跟踪著快乐的美丽情侣的人影有三个。

    「吶,我们在干什么?」

    「不是完全只是单纯的跟踪狂而已吗?」

    「……我可以,回去吗……?」

    偷偷藏在阴影下的,是作为蕾蒂教练的路德格和卡尔海因兹和狙击教师奥斯瓦尔德。从两位黑社会少爷那里,得到调停蕾蒂和巡警间关系的命令,做著本不想做的跟踪狂行为。

    「亚历山大大叔呢?」

    「似乎和他分开行动了。我们按照计划实行『恋爱需要刺激』吧。」

    被认为对于麻烦的命令会最拒绝的亚历山大,却相当有干劲地做了计划。那计划是蕾蒂在稍微被麻烦的家伙缠上的时候,被搭讪的时候,让『巡警先生』来帮她,从而增进感情。

    「对于那个大叔来说真是普通的作战……还以为他绝对会说杀了作为蕾蒂对象的男人。」

    对于太过平和的作战,路德格感到奇怪的违和感。

    三人跟在情侣后面,进入游乐园内。偷偷跟在后面,点头打信号说差不多该开始了。

    「那么我来『恐吓』吧。」

    「诶?你是在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的情况下说的吗?」

    对于卡尔海因兹的提案,路德格吃了一惊。卡尔海因兹虽然是黑社会,但是很平和人很好,看起来像是和『像黑社会一样的事』无缘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本人干劲满满地点头。

    「昨天亚历山大教给我做法了。没问题。」

    「诶……?但是跟亚历山大大叔学习过了,应该没问题了吧……?」

    于是抱著不安感,路德格和奥斯瓦尔德在稍微离开一点的地方,守望著被恐吓的情侣,和担任恐吓工作的卡尔海因兹。

    「那个,能借我点钱吗?」

    「……!?」

    约会中,蕾蒂被突然出现的卡尔海因兹搭话,吃惊地差点发出悲鸣。勉强忍下“为什么会在这里”的叫声。

    不知晓她那份动摇的杜克,像是庇护她般走向前,一边警戒著对应。

    「哎哟不是,刚才被人偷行李了。连回家的钱都没了啦。」

    卡尔海因兹像是好好先生的容貌,加上苦恼的语气。

    杜克从他衣服的上好品质,推断他是迟钝的有钱人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「有这些钱应该能连络上你的朋友吧。之后向警察报案盗窃就可以了。」

    他交出手上的零钱,为了表示不会付在此以上的金额,他带著蕾蒂走开了。

    对著轻巧应付了卡尔海因兹的杜克,蕾蒂松了一口气靠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「看见了吗?恐吓抢钱成功了。」

    「那个……可以称为成功么……」

    卡尔海因兹拿著零钱满脸笑容地走了回来,路德格对他「唔——」地沉吟著。恐怕,亚历山大所期待的发展并不是这样子的。

    「你学过,要是被拒绝要怎么办吗?」

    「要说『你跳一下看看,你看你这不是有吗,快点交出来』。」

    「那个人啊,真是全身都是由黑手党构成得让人羡慕啊——……」

    错并不在卡尔海因兹。是对著这种看上去人畜无害又温和的人说『去做』的亚历山大的判断失误。

    「没办法……由我们上吧。」

    路德格让看上去没干劲的奥斯瓦尔德站起,扯著他走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那里的美人,一个人吗?要不要和我们玩玩?」

    这是正当杜克在买意式冰琪淋时发生的事。蕾蒂总感觉是耳熟的声音,回身一看,路德格和奥斯瓦尔德就站在那。

    刚才的卡尔海因兹也好,这两个人也罢,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啊,她想要放任感情大喊。但要是做出这种事,就会被人知道她认识路德格他们。现在以像是要咒杀他们的眼神表示『现在立刻给我消失』就是极限了。

    「……敬谢不敏。」

    「咦咦——?别这么说嘛,这不是挺好的么,走吧。」

    路德格很习惯邀请女性的方法。如果仅是这样,便是常见的光景之一,但他身后抱著沉重气氛的奥斯瓦尔德却加上奇怪的调子。

    「我说,你也是觉得和美人一起很好吧?」

    「……我。」

    一直低著头的奥斯瓦尔德,把沉滞的眼睛投向蕾蒂。

    「大家,明明都去死就好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咦呜哇哇哇哇!奥斯瓦尔德停下来!别在这里乱闹!」

    察觉到他失控的气息,路德格连忙向奥斯瓦尔德作出双肩下握颈。    要是动作慢上一秒,奥斯瓦尔德就会拿出枪来开始胡乱扫射吧。这个精神上岌岌可危的狙击手,一旦发起疯来就很棘手。

    「发生什么事了!?」

    「啊,男朋友吗?抱歉,我朋友好像有点不舒服!那么再见!美人下次去约会吧。」

    拜!这样说著的路德格扯著奥斯瓦尔德离开。

    两名男人像是龙卷风般离去,杜克对他们歪头。

    「刚才的,是怎么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……世上奇怪的人真多呢。」

    蕾蒂避开明言,从杜克手上接过了开心果意式冰琪淋。

    「啊——真是的——你发什么疯!击退搭讪的人让蕾蒂心神迷醉地觉得『好棒……』的难得发展,这不是白费了吗。」

    在蕾蒂和杜克视野以外的地方,路德格终于放开抓著奥斯瓦尔德的手。顺带也发出了抱怨。

    「……抱歉,精神安定剂……不在身边。」

    对这句话,路德格道:「哎?」,看向奥斯瓦尔德身周。的确没有平时一直关在中提琴盒子里拿著走路的狙击枪『雷明登M24』。

    「忘在家了吗?真少见啊。」

    「不是……是亚历山大先生,拜托我说希望借去……」

    因这句话,路德格和卡尔海因兹面面相觑。然后仅以眼神交流对话:『真的?』『大概吧』。

    「大叔所说的『恋爱需要刺激』就是这么回事吗!?那个人在想什么啊!?啊——真是的——得先给蕾蒂发短讯!说是大叔要来狙击了!」

    「亚历山大的狙击手腕是到哪种程度的呢。换了是奥斯瓦尔德就可以放心,但一个不好也可能会不瞄准就爆头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哇!我不想想像停下来!奥斯瓦尔德!你去找大叔的狙击地点!卡尔海因兹先生给蕾蒂发短讯!」

    路德格虽已慌忙地跑去阻止,但为时已晚了。

    雷明登M24的狙击声在悠然的游乐园中响起。

    子弹突然抚过脸颊附近,杜克对此率先切换头脑至战斗模式。他抓著蕾蒂头部让她低下姿势,向她说:「要跑起来了。」

    杜克心想,是不是隶属军警的自己个人被瞄准呢。但这仅是预想。也有可能是好人家出身的大小姐蕾蒂被瞄准。那么一起逃跑比较好。

    「呀……!」

    「是很可怕吧不过要跑起来!停下会被射中!!」

    要狙击移动的物体是很困难的。杜克抓著蕾蒂的手,选择身旁有能成为障碍物东西的道路,拼命地跑。犹如追著他们般,四记子弹进一步袭击两人。但不管哪记子弹都没中。

    当他们进入高配资查询 物的隐影处时,杜克终于停下脚步。他马上拿出手机,拨出设定成快拨号的警察用号码。

    「是我,杜克。我在星光魔法冒险乐园里被狙击了。不知道狙击对象是我还是我的同伴。」

    杜克连络了军警后,看向身旁平伏著喘息的蕾蒂。

    「没事吗?有因碎片受伤吗?」

    「……没事。」

    抱歉,可能是我的缘故。因为我……」

    隶属军警。杜克说不出这句话,沉默下来

    「因为是巡警先生嘛,是会受到地区上的黑手党怨恨啦。这是没办法的事哦……加上,这次狙击有可能是瞄准我。」

    因为是黑手党的女儿。

    蕾蒂说不出这句话来,也低下头。

    「……抱歉吓著你了。」

    「没事哦,我只是吃惊了……像是电影的体验呢。」

    心跳如雷呢,蕾蒂朝杜克笑著。

    「我将来打算成为送黑手党关进监狱的检察官呀。可不能因这种小事就害怕。而且……」

    蕾蒂鼓起勇气,握起杜克的手。

    「罗马的巡警先生会保护我的吧?」

    杜克以空著的手,包著蕾蒂的手。

    「……我一辈子都会保护你。」

    「真让人安心呢,谢谢。」

    对杜克拼命的求婚,蕾蒂接受字面意思了。

    这里如果有花店少年阿斯翠德在的话,就会为他们赠上『即使是十三四岁的情侣都更加……』这种冷静的话吧。

    「怎样?像是电影的演出吧。因为跨过苦难,最后男主角和女主角就理应会搞在一起啊。」

    亚历山大射完装上的五记子弹后,以双筒望远镜探看蕾蒂和杜克的情况。看来计划顺利发展了,他像是心满意足地笑著。

    路德格从声音察觉到狙击地点而赶来,虽然心想不管怎么说都是做过火了,但他已经觉得太麻烦而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用快乐的回忆全都糊弄过去。

    蕾蒂的四名教练达成了黑手党老大两位少爷的拜托,举杯庆祝:「计划成功!」。虽然也有被狙击的这份恐怖算不算是『快乐的回忆』这个疑问,但应该的确是全都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(插图页)

    「我回来了。」

    在快乐庆祝中,从门口那边传来了蕾蒂的声音。四名教练连忙站起,争先恐后地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回来了!?」

    「因为是晚上呀。吃过饭,他也送我直到这里了。」

    是因为喝了点酒吗,蕾蒂的笑容比平时更无防备。

    「那么!?」

    「说是今天很愉快,邀请我下次去水族馆。」

    下次就完全是约会了,蕾蒂很开心。

    但四名男人却想大叫「咦咦咦咦咦!?」。他们呆著目送蕾蒂兴高采烈地为了换衣服而走向私人房间。

    「啊?莫名其妙。为什么不是早上才回来?」

    「正常来说会是那种发展啊。气氛热烈起来一起待到早上之类的。」

    「明明是现今时代的年轻人却是很健全的交往呢,我觉得是好事喔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

    当气氛变得迟疑踌躇时,亚历山大「哼」地一声地点头。

    「是不够刺激吗。」

    「不不大叔已经十分够了真的!」

    看来今后,蕾蒂和杜克会继续互相怀著秘密,享受刺激的恋爱吧。

    ——直至两人坦白自己的秘密为止,还有一年。

    后记

    大家好,我是石田里奈。

    真是非常感谢大家阅读。

    愿现在会阅读的大家,能感到哪怕只有一点的有趣。

    本作品是『遗落的公主与圆桌骑士』的黑手党戏仿。

    如果看了这短篇而对本篇有兴趣,请务必试著看看本篇吧。本篇中,女主角正在认真地朝著『国王』努力。

    从某一天,被说了要写遗落的公主与圆桌骑士的戏仿短篇起,我就一直烦恼著,结果写了黑手党之事。因为是难得的『如果』的事,所以塞进了我想试的事。执笔时虽是连续的试错,但我非常快乐。

    最后,给予我指导的编辑、画出了很棒的插图的起家一子老师、与本短篇有关的众位,真是非常感谢。今后也请多多指教。

    石田里奈  
上一章   章节目录    下一章

   GGO股票配资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

 

重要声明:小说“遗落的公主与圆桌骑士”所有的文字、目录、评论、图片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股票配资 ,本站永久域名http://900772.cn
Copyright © 2008-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乐配资 All rights reserved.